给心灵一个僻静

2015-06-01 12:18 作者:succi 阅读:
  最想寻个僻静处,守得一份闲心,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  好久不侍弄农家活计,早已散得懒模样,虽不至于麦苗韭菜分不清,也接近了四体不勤。幸得有宽阔的庭院,闲来小尝耕种滋味,甚是怡心怡情了。

  小小田园内,种了几畦韭菜,三几天就浇一次水,齐刷刷的嫩绿,水灵灵的挂着露珠,偶有几朵白色小花点缀其间,很像妈妈穿的偏襟布衫的图案。割一把,做一盘韭菜炒鸡蛋,美美的田园滋味。

  栽种了两垄黄瓜,用细细的竹竿搭起高高的棚架,瓜瓤就伸出透明嫩绿的触须,抓紧竹竿,一圈一圈的缠绕着往上爬。黄色小花,五瓣,在小小的如小指般的瓜娃娃的头顶顶着,一个晚上就会长到半尺长短,到那时就可以小心的摘下,生吃最好,拿自来水管子下冲冲,再拿干净的刷子刷去尖锐的小刺,就可以美美的吃了。不过变蛋调黄瓜,也是农家菜里不错的美味。啊,对了,拿一小节,切圆片,贴在脸上,是最天然,最补水的天然面膜,是我的最爱啊。

  茄子的花花是紫色的,我最喜欢的颜色,四瓣,翘翘的。紫色的梦,是少女情窦初开时,最旖旎,最青涩的懵懂。那么幽静,处子的安稳。

  豆角是每年都要种一些的,那蝴蝶似的豆角花儿,星星点点布满整个竹篱笆,等三两天就可以长长的甩出碧绿碧绿的豆角,一挂挂似翡翠帘子,摘一把,做一盘凉拌翡翠斗角,是夏季里一道爽口的美味。

  小小的假山一侧有一小亭,我取名“烟雨轩”,是早年搭建这个亭子时,正赶上有一场绵绵不绝的春雨,隔着雨帘望去,亭在雾里若隐若现,故而得名。在那里,虽不能沐清风,看云起,却可以摆一台茶桌,几把木椅,偶把古琴闲放,听琴品茶,好不惬意。

  亭边有一小池,取名“映霞池”,亭子和假山倒映在池中,有梦中寻得故乡来的感觉。最喜夕阳西下,落日的余晖透过假山的缝隙,落入小池,满池浮动着流火,粼粼熠熠,整个小院都蓬荜生辉。我常在池边静坐,看池中静莲,华而不媚,艳而不俗,朵朵白莲于田田的荷叶间袅袅娉婷,楚楚惹人怜爱。那清清的香息醉了多少欢喜,也醉了多少忧伤。总是幻想做一株这样的莲,安静的守一池碧水,看来来往往的过客一声又一声的叹息,心在莲中,终是不泛起一丝涟漪,戒了一生的红尘凡心,这样会不会触动谁谁那早已蒙尘的心弦?

  时光的印痕,有阴暗也有明媚。素心的女子,总是会适时调整自己所处的姿势,不与阴暗道沧桑,只与明媚秀美丽。

  生在红尘,繁杂繁复,生活会有诸多不如意,就是这诸多的不可预测才构成人生的多姿多彩。我幸福的接纳称心如意,也愉快的承担事与愿违。我知道一些事只有尽力而为,没有尽善尽美。

  当幸福快乐在侧,尽情享受的同时,不忘感恩,不忘回馈,不得意忘形,知道繁华过后有有落寞,火热过后有薄凉,一杯茶从浓郁喝到清淡,都是人生真滋味。

  人大半生都在争名夺利,向往高官厚禄,向往高贵富丽,当一切到手时,也不过是一日三餐,一张床一住室。幸福也只是为了一个人的存在而已,安暖也只是和睦相处中的一句知心话,或者只是一个温柔的对视。追逐来追逐去,又想方设法的回到最初的原点,过一下亲自烧火做饭,自己采茶烹茗,一分田园,两畦韭菜,三棵老茶树,四洼好稻,五垄麦子。草屋木舍,缘溪取鱼,有一个可以相看两不厌的人相互守着就可以。

  走着经历着,感悟着,老了的时候就有了和爱人唠叨的资本,摇椅上的故事,也许就是这一路走过来的经历,不坎坷却也波澜迭起,不轰轰烈烈却也浪漫惬意。我不要很多,就给自己的心灵一个僻静的去处,然后,安安稳稳的过日子。

  作者:烟雨初霞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