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过年那些事】除夕夜雪

2015-03-01 21:31 作者:succi 阅读:
  纷雪轻逗梅颜开。暮色渐深,一缕喜人的北风吹来了年末的第一场雪。

  独卧南窗,空对残烛,揉碎的心里多了些许安慰。午时也吃了火锅,到现在胃里还热腾着。今年家人生病都逗留他乡,为了筹款,我扯下脸皮回了故里。还是故里的人好,不由分说纷纷出言出力。虽不能及,但也真的差不了多少!在外飘荡多年,今日的人情世故另我改观。或者因为在外久了,许多东西都看不清,于是便我拿下眼睛,拼命记住每一张充满喜气的脸。

  暮雪轻压,一点寒枝北颤。坚实的黄土轻轻的渗开,一滴滴清澈的雪水慢慢融入。一双双轻跃的脚印刻在门前。我拉开旧门,迎着一双双精活的眸子,心里的苦涩像门外的雪瓣瞬间消融。接下一大碗热气翻腾的饺子,慌然拿起桌上的几包异乡的干果,不由分说的塞给他们。几番推辞,三言两语便让我心底生暖。

  一语未尽雪更纷。淋着霏雪,徒步送出几里外才回了屋。我望着门上新写的对联,脑子里浮现了一个矮松搬的身影,不由得咧开了嘴。桌上的饺子冒着热气,我赶忙坐下,拿起筷子尝尝这恒久的味道。一口咬下去,却只咬点半个,显然个子不小!透着清香的麦面皮儿下包着厚实的猪肉大葱,都是新鲜的!喝着清汤,就着香浓肆溢的饺子,原本半饱的胃里仿佛窜开几条饿虫。倒上一杯刚出新土的米酒,美美地吃完一大碗。我敢肯定,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年夜饭!

  天寒白屋独沽酒。不觉夜已微沉,但却毫无倦意,待到新杯见底才丢了大醉的念头。起身推门,仿佛重了些许,歪头一探,门上镶了一层闪着晶光的白雪。远处烟火红灯依然繁闹,喜庆的身影穿梭在雪地里,一声声朴实、真切的欢笑撒满了整个天际,就连我也情不自禁地随着他们的步子和声音兴奋起来。

  但明日将要离去,总觉得心里有点涩。这一去不知何时能再归,这份情我一生难还!但是眼下的难关总得过。意兴阑珊,垂首而立。忽然想到前日黄口小儿的一句戏言:有了婆娘,有了饭,有了姑爷,顶个天!也是,有了年夜饭,有了这些上进的姑爷们的鼎力相助,那就算变了天又如何?我不也是个姑爷嘛?

  真是寒衫未解不知暖。枕着送来的棉花红被,带着三分醉意入了眠。梦里遥闻明日雪满天,麦儿也盖了三层厚被,来年一定是个丰收年!

  作者:白衣书生 qq:577479993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