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独的笔,画不出幸福的眼睛

2015-02-25 19:12 作者:succi 阅读:
  孤独的笔,画不出幸福的眼睛,就像天空的云朵,被风左右行踪,无法控制身形。有些痛隐藏在漂亮的锦囊中,不开封,你永远不会读懂。墨里的清冷,写不出饱满的浓情,有些人不是不懂,只是自己很清醒,不能碰。无法承受再次的血剑封喉的残忍,就在安全距离喊了“停”!一句话可以泪流满面,心就碎成残片,如同千年的寂寞被唤醒,就像孤独的笔爆发了隐忍的山洪。

  被爱情流放在冰天雪地,被友情包围在晨曦的暖阳里。命里有时终须有,命里无时莫强求。既然情难枕,那又何须问!是我的无论怎样辗转,最后都会让那个“圆”填满。真的好喜欢安静下来,合着音乐写字,喜欢这样的寂静。白天忙碌和嘈杂让心好乱,笔就像一把钝了的刀,情思也枯竭的就如同沙漠的潦草。

  此刻心就像湖水一样清澈荡漾,与情字不沾边,那是一颗寂寞的心在跃动,没有渴求,没有冥想。文字和音乐合二为一,不是星星,却在心海里闪动着光,就像一只只萤火虫,温柔的亮。寻着眼里的温存,墨落的指间微凉。真的不想睡,就这样做那夜色里熏香的月亮,洒下千缕光,让爱是海洋,萦绕在每个寂寞的影子身旁,披着温馨的诗行,写下红尘无恙。

  风浮沙,在天涯的渡口,一个人虔诚的膜拜,但求一夕安暖,不染纷乱。心陷入空灵,眼中总是浮现湖光莲影,飘飞着暮鼓晨钟的回声。我不在红尘里,亦不再繁华中,就与檀香萦绕的空冥融为一体。把前世的亏欠一次还完,就做湖心那朵青莲,不争艳,不贪缘,忘记曾有的梦绕魂牵。惊鸿影落处,不找寻,不等待。

  梦太晚,夜太凉,如水的月色如殇,是峰峦的凝重,雪后星星闪耀成了霓虹的心疼。狭路相逢处,已非旧时景。梅花开在寒瑟里,聘婷妖娆中,谁在梦里行?谁为谁研了墨,谁为谁调了色?你静坐成佛,我选择遁入魔。再相遇的一刻,装作不认得,谁都好过。

  浮生若梦,终是空,辗转其间,流连几许葱茏。落花飞逝,素手捡拾聘婷,香散尽,繁华锦簇徒留影。雨漫心痕,幽夜独醒,风敲窗棂,红烛燃尽心中不了情。若说无求,亦无求,若说贪婪,仅是要做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心无挂碍,轻松的把自己融入山水之间,做一景。风来不动,风去依然平如镜。在山峦之巅,呼吸那份风雨无阻的从容。此刻我是画,画是我。忽然听到了有人轻唤:我翻遍世界找我前身,只为了你一笑的凝重。一瞬间,泪温暖心里的冰封。

  莲心七孔,那是穿肠而过的痛,若我把莲子遥寄与你,那就是佛也安抚不了的心疼。红尘是一杯酒,染了愁绪,染了更深露重,苦的要命。或许等一分钟,或许下一分钟,会酒樽轻碰,心燃烧的就像火种,也许会是烟花易冷。你是蝶儿自在飞,我是落花几多零,相惜的一瞬,是上天眷顾了心的疼。隔岸自渡,安好,清宁,景里是我,景外是你的眼睛。飘雪的日子,也许靠近了梅花三笑,万水千山总是情。此情非彼情,遥念珍重,一个懂字在心,胜过语千重。

  我就在原地寸步未移,看着人聚人散,如同潮来潮去,就像走马灯的节拍,心事开始寂寂疏离。缘分似水,来的时候浓烈的就像山洪爆发,无法抵挡,去的时候又像大江东逝,无从挽留。都说要把聚散看淡,可是谈何容易,刀子在心上剜,残忍的就像乱箭穿心的呐喊,怎么遮掩?在一寸距离中画个线,你的花好月圆,我的水波竹篮各自半边。你怜惜也好,心疼也罢,就是别说那个字,若是开口,你我并肩的路就要走完。我不想了断,只想有人可以一直陪在身边,心灵的默契,我们说话可以同时用一个词,不需要解释就懂得彼此内心的柔软,此生足矣!我把这份情归于“知己”这个词,情在心里,只是不言。或许会让你委屈,可是不能触摸现实的花环,虽然诱惑着心在靠近,可我还是不敢。

  若有一天,还能见面,必是我已脱胎换骨,成了自由行走的花,就像春暖花开的灿烂。我会抱紧你,与你说“喜欢”,幸运有你一路相伴,此生不虚,花开的静美,只为了香入你的眼……温柔的轻抚你的眉弯,就让心跳的火焰,燃烧欲念的贪婪。就算风花雪月是罪,那也无所谓。一瞬的凌乱,让一生不堪,别说爱,别说无悔,情深会无路可退,情醉会一世徘徊,情泪会让人憔悴,爱过,你可曾悔?心在路上,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扇门;情在天涯,唤不醒片刻的温存。杯已空,滴不出爱的酒精,冷了的体温,不需要怜悯,刺青的痛是暗夜里一种零度的沉沦。

  如果笔可以画心,那一定没了血色,无力的跳着。风没有叫醒玲珑的耳朵,寂寞是黑夜里唱不完的调。梅花开在雪夜,温柔的蕊里泪一颗,我不敢触摸,怕会碰碎那纤弱的骨骼。月亮醉了,星子都睡了,墨也变了颜色。割舍了太多,只剩下苍白的魂魄。都说岁月静好,只是红颜老,阻止不了,分分秒秒,都被孤单环绕。恍然一梦空,悲欢皆随清泪终......

  文字:晴曦 QQ:2284736711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