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情感故事>故事内容

我已经将那段痛,完完全全丢在了昨天

栏目:情感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2-04-17 点击:

  文/灯火阑珊

  走在人头攒动的大街上,看到一位中年男子牵着一个背书包的小男孩匆匆地走过。背影很像蔚华的背影,我知道那不是他。不过他那张纠结不已的面孔又浮现在我的眼前。蔚华是我去年采访过的一位36岁的生意人。

  当时因为妻子安曼不明原因的抛家离子消失了。他觉得妻子只是一时的冲动而为,不会真的离开他和儿子的。安曼平日喜欢看我们《彭城晚报》的“红尘男女”,所以他来我们栏目倾诉。蔚华想通过我们的报纸唤回妻子的心,因为他当时心底仍深深地爱着她。

  对于蔚华的遭遇我深表同情,在采访后不久,一篇题为《妻啊,我究竟做错了什么?》,于2011年4月27日在倾诉栏目刊发,当时引来不少热心读者的“围观”,好多人还给蔚华提了一些建议或意见。

  蔚华和安曼原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,在工作和生活中,逐渐产生了爱情,并且倾情相约海誓山盟。可是安曼的家人却竭力反对安曼嫁给蔚华,而安曼冲破家庭的阻力毅然嫁给了自己心仪的蔚华。他们是在老家农村结的婚,蔚华的父母为其婚事倾其所有,也只能置办了些最简单的家什。

  两个相爱的年轻人走到了一起,物质上拮据了些。但他们紧紧贴在一起的心是甜蜜的。俗话说:家和万事兴。他们同心协力靠着勤劳、睿智和对市场的敏锐,把一份属于自己的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只用了几年的时间蔚华就把家从农村搬到了城市,前几年又在市区买了一大套房子,儿子也在徐州的一所小学就读。在外人眼里,他们一家3口是多么幸福。然而,去年的一天安曼却悄然地离开了家,走的时候只在儿子的书包里留下10元的早点钱。然后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还将家里的钱财悉数带走。

  蔚华面对瞬间变得家徒四壁的家和膝下的儿子,顿时懵了,不知所措。于是来到了我们的栏目,采访稿见报后,蔚华满怀期待着安曼回心转意的消息,他这个时候恨不能跪下求她回来。

  盼来的却是法院的一纸传票

  几天过去,不承想盼来的却是法院的一纸传票,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是安曼起诉离婚的。如果说之前,蔚华对安曼的突然离去是痛苦,这一纸就将其砸到深渊。有朋友说:“你们之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,她如此决绝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她已经移情别恋了。”其实蔚华潜意识中也曾经有过这方面的猜测,只是怕面对而已。

  怎样才能证实这一点呢?杳如黄鹤的安曼如人间蒸发。他无心再去料理自己市场上的生意,在家里对酒当歌,一边喝酒一边摆弄着那张如千斤重的传票。看着看着他眼前忽然一亮,在起诉人一栏里写着安曼的住址,上面写着小区、楼号,清清楚楚。于是他起身按着上面的地址寻了去。

  在北郊的一个老小区,蔚华找到了传票上的地址。在楼下他问了一个年长的老住户:“这楼上有没有一个年龄30多岁的女人,她个头不高,骑着一辆灰色的电动自行车……”长者打量了蔚华一番回答他:“有,男的住了有半年时间,女的不常来,她骑的正是灰色电动自行车。”一切事实真相昭然若揭,最后的一丝自欺欺人的幻想,也彻底地被无情的现实扯断,他被深深地打入痛苦的深渊。

  他在挣扎中度过每一天,去市场挣一点够孩子用的钱。他就回家喝酒,花完了再去做。那些日子他欲哭无泪,何以解脱这痛不欲生的难过?哪怕是一会会也可以,实在无法承受,也无法摆脱。酒!古人都说,何以解忧?唯有杜康!醉,可以让他有片刻的解脱,那就放纵自己一次吧。于是他每天浑浑噩噩对酒当歌,一天三酒,早上和晚上各半斤,中午是一斤。
 
  没有人相信他们会离婚

  无论蔚华有多么痛苦,多么不敢相信残酷的现实,现实还是存在的。他只有捂着“撕裂的创伤”去面对安曼、面对法庭。

  开庭、休庭,调解、破裂,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。而每一次从接到传票到走出法院,对他身心都是一次折磨。蔚华平时怎么也见不到安曼,只有在法庭上才能见到。蔚华问安曼:“为什么离婚?”她不回答。他又问安曼:“究竟我错在什么地方?”她仍然不语。最后蔚华气急了在法庭上对她破口大骂,她低下头就是不说话。但她仍然坚持离婚,不接受调解,还振振有词地说了一大堆理由。法官说她,“你把孩子扔了不管不问,你说的这些不是理由,都是离婚的借口而已。”最后法院判不允离婚。

  拿到传票之后的3个月,蔚华每天过得浑浑噩噩。每天只给孩子做饭,自己喝酒。孩子看爸爸总是不吃饭,也撅起小嘴不吃。他说:“爸爸不吃饭,我也不饿。”儿子看蔚华还是不吃,就哭了。他以前是个爱说爱笑的孩子,从妈妈离开后,他变得内向不太和同学交往了,更不善言谈,好像有话不会表达似的。开始的时候儿子是想安曼的,但是他不说,只是默默地流泪。这一次蔚华读懂了儿子的泪,也哭了。于是端起了饭碗,扑簌簌的泪滴到了饭碗里。懂事的儿子看蔚华吃下去了,自己才吃。

  蔚华原以为法院不判离,安曼便会回到他们那个打拼出来的家。如果她肯回来,蔚华说他会原谅她所做过的一切。然而,蔚华再一次失望了。一天天过去了,她仍然毫无回家之意。蔚华彻底绝望了。

  于是2011年11月3日,蔚华去了法院起诉离婚,而这一天正是蔚华的生日。没有多久他们的离婚手续办完。很快这消息在亲朋好友左邻右舍传开了,他们大都表现出惊讶和不解。结婚十多年来一直被大家看好的小夫妻,没听到什么动静,怎么就离婚了呢?他们不相信,甚至双方的父母也不相信。但是,安曼确实不回家了,因为邻居们好久没有见到她了。有人就猜测说他们俩是为了要二胎,安曼肯定怕人知道躲起来了。

  站起来走出昨天的阴霾

  别人的猜测种种,蔚华没有时间去给议论的人们一一解释。看看眼前有些忧郁的儿子,正在成长中的孩子,多么需要妈妈的陪伴和母爱啊。而儿子偏偏在这个时候失去了母爱,想到这里,蔚华再次潸然泪下。他下决心让自己站起来,就算为了孩子他也不能再醉生梦死了。过往的几个月,他一天三醉、痛不欲生也于事无补。安曼不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吗?其间的各种努力都付之东流。蔚华下定决心要将丢失的时间补回来,不可再有丝毫的懈怠。

 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,据蔚华介绍,他的生活有了一些改变。首先,孩子的脸上有了些许的笑容。妈妈的离开对孩子的打击蛮大的,他的学习成绩一度下滑。现在他的情绪稳定,上学期考试成绩有了进步。原来安曼许诺给他买电脑,一直没有买。今年春节前,蔚华为儿子圆了这一梦想。

  我再次见到蔚华是2月19日,这次的他与10个月前见到的他判若两人。白净的面孔带着微笑,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。他说:“我现在算是彻底走出来了,不再纠结自己有没有错,那些事情已经无足轻重了。”

  蔚华说自己不再天天酗酒,已经开始了正常的生活。每天上市场做着自己的生意、回家照顾孩子,偶尔和朋友小聚。前不久抽空又去驾校学习了驾驶,过不了几天他就能取得驾照了。原本打算去年买车的,因为安曼的离去,打算落了空。他说今年将实现这一愿望,钱也准备的差不多了。

  现在家里就是缺个女主人,儿子也天天说让蔚华赶紧给他找个住在家里的新妈妈。讲到这蔚华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着说:“我已经将那段痛,完完全全丢在了昨天,做好了迎接明天生活的准备。”
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