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情感故事>故事内容

滋润你扎根的土地

栏目:情感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2-04-09 点击:
  小溪流经树林,是一种低吟的不间断,过山涧有欢唱,也有飞溅。让一颗颗珍珠,装点了春色的泉,回应了阳光的七彩斑斓。延长了路径的长远,延续了奔海的盼……
  
  已不是少年的我,还总是做着少年的梦,残缺的身躯里,装不下飞翔的梦想。青春让那颗心不安定地跳动着,也享受着爱的别样的滋味。我的身体也注定了一切的不幸,无论是情感,还是生活,我都像是一只飞蛾,梦和爱都消失在那火焰中……
  
  社会中流行着三友“工友,战友,学友”,农村的友情更朴实,真挚,大都是连家通好。在农村两个家庭或两个以上的家庭联好,联好家庭有的是世交,有的是因为家庭成员联结的。因为家庭的联好,使得一个女孩走近了我,走进了我的心里。
  
  兴达是小我几岁的弟弟,他哥哥裕达和我也是朋友,但是兴达和我志趣、意气相投,使得我俩的心更亲、更近。热心、善良的兴达把我看作他的亲哥哥一样,他知道我的所思所想。我们经常吃在一起,睡在一起。有时我们彻夜长谈也不困倦;有时带我走出那个狭小的空间;有时陪我去散心、去观月。每次他远行的时候,常让他的妹妹瑶瑶来看看我,帮帮我。
  
  瑶瑶是个聪明的善解人意的姑娘。瑶瑶兄妹四个,哥哥裕达、兴达,还有一个妹妹晶晶。她母亲身体一直不好,年年生病,天天吃药打针。使得家境非常贫寒艰辛。瑶瑶她们从小吃不饱穿不暖,更没有钱上学读书。裕达上了五年学,兴达读书三年多,瑶瑶上了三年学,晶晶只上了两年学。在困境中长大的瑶瑶,性格很倔强。她吃了很多苦,喜欢读书却早早地辍学了。这是贫困和她的命运开了一个玩笑,让她美好的梦想早早地破碎了……在我的影响下,她和兴达都学着写诗,编织自己飞翔的梦。
  
  瑶瑶的两个哥哥都在外面,大哥在东北给舅舅跑业务,二哥在外地学经文。91年瑶瑶数十年病重的妈妈不幸地离去了,当时瑶瑶只有十七岁,妹妹晶晶十五岁。92年的时候,十八岁的瑶瑶也像很多女孩男孩那样,带着梦想去感受外面的世界。可是外面的世界就像那首歌唱的那样: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也很无奈……”瑶瑶走的前一天,来看我,不让我惦记。“明天我要去打工了,你不要惦念,我哥哥已经安排好啦。”我把写好祝愿的日记本(里面加放了20元钱)送给她时,瑶瑶高兴地接过去转身跑了,还回头说:“我会给你写信的……”。
  
  过了十几天瑶瑶来信了,不仅告诉我她身边的新鲜事,还有她的心事。就这样我知道了小女孩的心事多,一个失去母爱的小女孩,在外面的风风雨雨,想家的思念,和青春的烦闷,无一不折磨着瑶瑶。在她苦恼的时候,多想有份安慰和关心呀。每次接到我的信件,她都高兴极了。晚上偷偷读上几遍,带着家乡的温馨入眠。94年的春节,孤傲的瑶瑶没有回家,她虽然想家,却又不愿意回到那个没有快乐的家里。每次发了薪水,她自己只留下一小部分,其它的都寄回去补贴家用和还债了。瑶瑶在信中不经意地说道,工资有两月没有发了,使得自己囊中羞涩。虽然她没和我说什么,细心的我已经知道瑶瑶面临困境了。我赶忙给她寄去了100元钱,那时100元足够她一个月的吃用了。后来她的信里说,她收到的那一天,正是她两顿饭没吃了,泪水夺眶而出,还默默地念着我的名字。
  
  94年初夏的一天,我接到了瑶瑶的信。其中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:“哥哥,我一定陪着您去观海,带着您去登山……”我心里很欣慰,因为瑶瑶是个守承诺的女孩,让我有了一份幸福的满足。单纯的我们把生活想得太简单,太美好了。有时我的梦和我的一切就像那只飞上了天空,又断了线的风筝,渐渐消失……
  
  96年的春天,我接到了一封瑶瑶的信。是一封简短的信,也可以说是一封绝命书。“我被这个世界冻结了,我恨你,我恨所有的人,我恨这个世界。我要离开这个世界……”信封里还有一张一寸的照片,正面是瑶瑶的头像,反面写着“冰磊,这是冰磊!”我看了,心碎了。我明白,瑶瑶从小没有得到多少母爱,因为妈妈一直都病着,没有得到多少家的温暖。当自己在外面经历风雨,受到委屈了,没有知心人倾诉温暖。我对瑶瑶越好,瑶瑶心里的压力越大。如果她把那份感恩,用感情来偿还时,那样她的爱也被挤压成了畸形的,心在痛苦中煎熬。
  
  我赶紧给瑶瑶写了快信,告诉她好好活着,努力地做好自我。我永远是关心你的哥哥,你在我心里就像晶晶一样,不要压抑自己,还告诉她,可以恨我,但是没有理由轻生,那是不负责任的人生……晶晶自己在家里,我也是常常过去看看她,给她放下10元,20元,有时也写信安慰她。
  
  我等了许久,瑶瑶来信了。她换了地方打工,还告诉我她要重新开始,并寄来了两张自信的微笑。那时我也知道关爱和爱是不一样的,关爱也是有限度的。时间过得很快,瑶瑶在97年冬天回家了。我发现瑶瑶真的长大了,成熟了,也应该找婆家了……
  
  98年瑶瑶没有再飞出去,但那颗心总是难以安静下来。她来找我商议,她想做生意,她给服装店打过工,做服装还是比较顺手的。我知道瑶瑶又聪慧又勤快,只要安心去做,一定会做好的。在我的帮助下,瑶瑶做起了服装生意,她从北京和石家庄进货,回到家乡的集市上售卖。开始生意很红火,慢慢的生意淡下来了。一是瑶瑶不懂本地的市场,二是没有竞争的实力。生意持续了半年多,就做不下去了。瑶瑶很伤心,我去安慰她,不要怕失败,找到适合自己的,坚持下去就会成功。
  
  我们交流时,那些不愿意说出口的话语,还是流动在笔端,跃然在纸上。98年的初夏,瑶瑶把给我写的信,加放在她的日记本里一起送过来了。我从那本日记上看到了瑶瑶的内心世界,看到了她在外面所经历的艰辛,看到了她的情她的爱,看到了我的另一面。她有一篇日记这样写:“看着高学(我的小侄子)远去的背影,这小男孩是个懂事的好孩子,在国民哥(我的乳名)的影响下,长大了一定是个男子汉,一个好人……”还有一篇:“每次感到苦了,累了,或者不开心的时候,总想起国民哥来。每当接到远方的来信,会感受到家里的温暖,感受到亲人的爱。每当想起国民哥那艰难的身影……我好想回到家乡,和国民哥一起生活,陪他到老。不管困难有多少,不管压力有多少……。可是软弱的我没有勇气,他在我的心里是个敬爱的好哥哥……”我懂了,我的心也痛了……
  
  98年的夏,像个挥汗如雨的壮汉,挥洒着心中的豪情。一个担守承诺的人,更知道诺言的金贵。为了瑶瑶的承诺,不成为她心灵上的压力,我决定让瑶瑶陪我去济南看泉,这比‘带我去登山,陪我去观海’的承诺轻松了许多,也实现了瑶瑶的诺言。
  
  在农村一件新鲜的小事,会被那多事的女人传得沸沸扬扬,也会被讲成声声色色的奇闻怪事。为了我们不成为众人的话柄,我决定了这次‘旅行’要‘秘密行动’。为了这次的‘机密’,我也没有对母亲和哥哥透露一个字,至今哥哥知道那次是我自己‘独行’的。
  
  98年的8月2日,按计划我要先到济南市,然后再联系瑶瑶。上午请朋友把我送上了南去的客车,两个多小时到了济南汽车站。再次来济南和第一次已经相隔14年了,济南的楼房更高了,城市更大了。虽然这次我独自来到了济南,心还是被那美好的计划充实着,被自信鼓舞着。
  
  我摇着轮椅走出车站,打了一辆机动三轮车,驶向了离趵突泉较近的市中区。我下了三轮车,摇着轮椅在济南市里,边走边欣赏着市景。好奇的我,却没有被别人好奇地关注。炎炎的夏日里,我迎着烈日向前走着。卖冷饮的大爷看到浑身是汗的我,拿过一支雪糕送给我润喉。当我付钱时,被老人拦下了,这时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。
  
  我在一家饭馆里吃过了午饭,然后又经过几次的挑选,找到了一家比较合适的旅馆住下来。下午的天气剧变,一阵大风过后,乌云密布,接着大雨‘哗哗’下起来。第二天大雨又持续了一天,济南的街口小巷都成了涓涓的小河。第三天的雨时停时下,我用旅馆的公共电话打回了电话,让哥哥记下了旅馆的电话。然后我又改变了口音给瑶瑶(因为瑶瑶家没有电话,请她在邻居家接听的)打了电话,瑶瑶告诉我,明天会到的。
  
  我到济南的第四天(也就是遥遥说的明天),天终于露出了笑脸,我的心情也特别舒畅。我兴奋地数读着时间,中午12点了,还没有瑶瑶的消息。12点半,13点……还是没有消息,我不免焦急起来。我匆匆吃了午饭,转动着轮椅来到了街口。看着穿梭的车流,和匆匆忙忙行走的男女老少。特别是注意着过往的漂亮女孩,盼望着瑶瑶突然出现在眼前……
  
  “大哥,大哥……你妹妹来了!”我的注意力全在前方了,忽然身后传来呼唤声。我回身见旅馆的服务员跑过来。“你的妹妹来了,在旅馆那,你别在这里傻等了。”我按捺不住心里的高兴,对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她推起我向回走,我们很快回到了旅馆。从旅馆里快步跑过一位姑娘,她齐耳的短发,乌黑发亮,俊秀的圆脸,镶嵌着一双宝石般的大眼睛。上身穿着浅紫色的短袖衬衫,下面穿一条鱼白色的长裤,显得素雅端庄。瑶瑶笑着跑过来,扶住轮椅,让我先慢慢走上旅馆的台阶。她把轮椅提上来,推进房间里。
  
  我竟一时窘住了,瑶瑶微笑地看着我。那微笑,是永不凋谢的花,盛开于我人生浊浊之途。稍过了一会儿我才回过神来,我忙说:“瑶瑶,我们吃点东西吧?”瑶瑶告诉我,她在车站那边吃过了。瑶瑶这么久才来到济南,是她先迷惑家人坐上了去河北的客车,到了乐陵市又转车来到了济南,这样她比我多走了200里路程。
  
  那个房间里有两张床,房间里非常简陋。但是被我两个的快乐情绪丰富着。我们相互倾诉着,有生活的纷扰,有生命的感受,有青春的风景,那时我们的心灵不设防,也是透明晶莹的。时间在身旁悄然溜走,我们没有一丝的察觉,天色慢慢加重了房间的凝重和温馨。‘啪啪’一阵的敲门声,打断了房间宁静的氛围。瑶瑶急忙站起身打开房门,旅馆的服务员走进房间,顺手打亮了电灯。“房间里这么黑了,还没有开灯呀?”“天刚黑的……”我回答。
  
  服务员问瑶瑶:“这位姐姐在这里住宿吗?你还没有办手续吧?”“在这里住宿呀!”“怎么开房间?你们一个房间吗?”瑶瑶毫不犹豫说:“一个房间!”我听了心里猛然一震,马上明白了瑶瑶的心意,我知道是遥遥曲解了邀她来济南陪我的含意,我晶莹剔透的心不能再让瑶瑶误解。急忙拦住了服务员:“不,两个房间吧。”瑶瑶真切地对我说:“哥,我们还是一个房间吧。”我坚持说:“瑶瑶,我们还是开两个房间吧。”我又对服务员说:“你先带我妹妹看看房间吧。”瑶瑶随着服务员走出了房间。自己的心被瑶瑶误解了,感到一种难言的委屈。但是自己也是有爱不能爱,不敢爱的人。我的心路依然崎岖难行,愿有人携手。现在心里除了那片纯净,我一无所求了。
  
  不多时瑶瑶回来了,她的目光,是我一时难以读懂的书。好像时间有了一分钟的呆滞,我们又重新回到了刚才欢愉的诉说中。我们的语珠任挂钟的击摆均匀地敲击着。无论是明天的憧憬,还是现在的雨丝,好像都是自己遥远的梦。时针指到了零点,我俩都没有一点倦意,当时针指到了一点多,也不知我俩是谁发现的,已经很晚了。我让不舍的瑶瑶去休息了,难以入眠的我,许久许久才进入了梦乡,进入了一个开满花儿的春天里……
  
  清晨我早早地醒来,摇着轮椅走出房间洗漱。瑶瑶已经等候在了门口,虽然瑶瑶洗漱了,眼圈还是微微发红,一定也是一夜难眠。瑶瑶把我推进了洗手间,帮我洗漱……我感到了一缕缕温馨的甜蜜,感觉到了有爱真好!
  
  我们在清新的早晨,迎着升起的朝阳,去感受泉水的温馨。旅馆离趵突泉很近,所以瑶瑶推着我很快来到了天下第一泉——趵突泉公园。我们走在园中的石路上,轮椅和瑶瑶均匀的脚步声,就像一个音乐大师奏击着委婉的曲目。泉池的红色小鱼,在清澈见底的泉水里戏耍、欢舞,那三朵冰盘大的泉花,翻卷着、喷涌着、欢跃着。散落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,映照着旭日的七彩光芒……无论是观泉、听泉,还是在小亭里品饮着泉水清茶,无不陶醉其中。一棵棵百年古树被雨水梳妆,秀丽端庄。李清照的纪念馆,座落在碧泉绿树中的趵突泉公园,让游人在涌泉的韵味中增加了优雅的品味。
  
  细心的瑶瑶带来了相机,把我们的欢愉和青山碧泉,都定格在了美好的记忆中。临近中午的时候,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。我们在12点30分离开了趵突泉,准备下午就离开泉城,从趵突泉公园到汽车站有十多里的路程,这时天空下起了蒙蒙细雨。我想打车去汽车站,瑶瑶不让,要一路把我推过去。雨越下越大,我有些过意不去。和瑶瑶商议是不是打车过去?瑶瑶很坚决,执意不肯。我拿出雨伞想给她挡雨,她还是不肯。就这样她在淅淅的雨中,推着轮椅向前走。她让我打伞遮雨,我也不肯……细细的雨丝中,一个美丽的姑娘推着残疾人走着,又给泉城留下了一道风景。如诗如画的夏日里,那种温馨的感觉,浓浓绵绵地萦绕了我,不知是否也萦绕你……
  
  在济南车站,我们分开了。按计划我先坐车去了德州市,再辗转回家。我登上汽车时,把那把雨伞留给了瑶瑶,许仙在断桥赠伞结缘,我在车站送伞而断缘。这是我心里一种深痛的难言……又拿出几百元钱和一封信留给了瑶瑶,也把瑶瑶留在了那里……
  
  两天后我从德州回到家里的时候,瑶瑶已经先回到了家。我那封信让瑶瑶轻松地走出了阴影,从压力的困惑中走出来,追求自己的幸福,寻找一个温馨安定的家。
  
  三个月后得知瑶瑶定亲了,我似乎轻松了许多。带露的玫瑰,注定了我的爱情多泪。杂生的青草地,注定了写满感情的诗句。愿快乐幸福伴随你,把梦的哭泣留给自己。在瑶瑶出嫁的前期,我用了三天的时间,写了20页的长信送给她。我那时感到命运委屈了自己,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用情包裹自己,更不知道以后爱里还有没有自己……
  
  春天里的一片片绿意,是生命的开启。滋生的嫩芽小草,都披满了爱的诗意,不知何时我被与生俱来的伤痛夺去了本该属于我的权利,不敢说什么,不敢做什么,我多想感受你的心跳,倾听你的呼吸。为了温馨伴随你,我愿化成一条清澈的小溪,滋润你扎根的土地。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