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鬼怪故事>故事内容

烟囱里的鬼影

栏目:鬼怪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7-08-25 点击:

  阿贵仔细查看着整个地下室的设计,他发现门口被堵死后,除非由外力帮忙否则是根本开不了的,只能在这个屋子里面早。唯一通向地面的便是水管道。他发现卫生间的管道下的地面有些土渣,而且非常的细碎。捏着这个土渣闻了下,有动物的味道,再仔细看,里面居然有挪动的动物,原来是只白蚁。阿贵分析这上面可能有个蚁巢。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如果蚁巢已经将这些土块变松的话,只要一个人的空间就可以爬到地面。
  
  于是他和陈飞两个人开始找工具。凿开卫生间的管道的土块,刚开了一个口子,上面的土渣居然如水银般往下直泄。顿时,卫生间里的土渣很快就堆的有半人高,无数爬行的蚂蚁像似遇到天地,焦急地爬动。居然真如阿贵所想,用电筒照去,上面由白蚁织成的丝网纵横,几乎将管道周围的土块都啃食个干净。
  
  早已从混乱中醒来的陈虹,在一旁都看傻了,在这里快2年时间,居然没有发现这里的秘密。阿贵已经将她的锁全部打开。陈虹,陈飞二人帮忙运土,阿贵负责清理土块,很快就将通道贯通,目测已经快接近地面的高度了。陈飞毕竟是农村长大,从小爬树如吃饭一样。顺着管道就爬到了顶上,先用棍子敲了敲,居然听到叮咚声音,真的是到了地面了。
  
  耳朵贴着地板静静听着,上面是走动的脚步声及说话声。这个声音那么熟悉,仔细听来居然就是萧的,似乎他在和某个人谈话,语气轻松,不时还发出哈哈的笑声。原来,萧在挖这个地下室的时候,自然选择了最稳妥的方法,那么就从自己屋子往下通了水管。这样不会有人觉察到。
  
  阿贵顺着管道又滑了下来。把这事跟大家讲了一遍,准备等萧出去的时候,撬开地面砖头。从萧的屋子离开。陈虹等着这天已经很久很久了,没想到终于可以离开这里,高兴激动的在屋子里走动着。阿贵看着她的柔弱的身影里仍旧散发着女人特有的芬芳。心中为之一震,暗暗发誓即便是为她出生入死,刀山火海,也要走一遭。
  
  阿贵用一个铁丝嵌在地板里顺着到地下室,最下面连着铁罐。耳朵贴在铁罐上便能将地上的动静听的清楚。到了傍晚时分,萧总是要去吃晚饭的。阿贵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,过了会也没有动静。估计他已经出去了。阿贵立刻爬了上去,用锤子砸开了地板,这倒也是轻松。等阿贵从地板下爬出时,他就在一楼的卫生间里面,与他猜测的并没有错。管道是从卫生间迁移到下面的。阿贵用绳索将陈虹拉了上来,最后是陈飞。他三人到了地面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正准备开门离开时,门突然打开了。此时,三人已经无处可躲。萧也大惊失色,怎么在地下室的人突然出现在他的屋里。
  
  二人立刻扑上前,与萧一番搏斗后。,将萧按倒在地上,阿贵和陈飞也受了伤。陈飞把萧手脚绑好,问阿贵下一步怎么做,阿贵说直接报警吧,反正事情也水落石出了。
  
  他们和萧搏斗时,陈虹吓得躲在了一边。萧被擒住后,阿贵回头看陈虹,居然人已经不再屋内。客厅里传来了,"啊"一声惊叫,二人立刻跑到客厅。此时,陈虹捂着自己的脖子,脚悬空着,而在陈虹的背后站着一个一身白衣的人,而脸部却跟着黑夜一样的黑,只是他的眼珠是白白在转动。陈飞说,“就是他,就是他,昨天从壁炉里爬出来的人。”
  
  白衣黑脸的人似乎是从墙缝里发出的声音,“你们快把我儿子放了。我就绕她不死。"听到这话时,阿贵,小陈同时身体一震,这不是已经死了的胖男人的声音吗。
  
  在阿贵身后的陈飞灵机一动,回到客厅里,一把闪亮的匕首架在了萧的脖子上,押着萧到卧室里。
  
  陈虹这时候已经喉咙已经被勒出了血印,无法呼吸。可想,那些死去的女子是不是同样这样在黑夜里,身体漂浮着,而脖子被一双无形的手紧紧勒住,直到断了呼吸。
  
  白衣黑脸的人冷冷的一笑,“就凭你就可以威胁我。”说完,陈虹从空中掉落下来,白衣黑脸的人不见了。
  
  此时,陈飞的手似乎着了魔从萧的脖子边移开,然后将匕首直直地往自己的胸口扎去。阿贵见状便上去阻拦,但是此时不知被谁解开绳索的萧一把就扑向了他,陈飞的嘴里痛苦地说不出任何言语,而鲜血汩汩地从胸口流出来。白衣黑脸的人静静地站在陈飞的身后。陈飞就这样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  
  阿贵还在和萧搏斗,纠缠在一起,难解难分。又听到了陈虹的痛苦的声音,跟进屋时一样,她又悬在了空中,手捂着越来越紧的脖子。阿贵放开了萧,立刻上前抱住陈虹。最后自己也和她一样悬在了空中,脖子也被紧紧地勒住了。
  
  阿贵紧紧地抱着虹,虽然痛苦的无法呼吸,眼睛凄苦地看着虹。本来,同样难受的虹这时候突然嘴角露出了笑意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教人以身相许。今天,有这样一个憨厚的哥哥为了她献出自己的生命,对虹来说即便是死去,今生也无憾了。
  
  阿贵从虹的眼神里也看出了爱意,他此时觉得非常的轻松。漂浮在空中的他与虹相拥。从这屋子里飞出,感觉自己在空中越来越高,可以看到这个城市的轮廓,再往上可以觉察到天空的白云。一直往天空中飞,只到看到了圆圆的星球。今晚,天空中有两颗星星显得特别的明亮。
  
  萧将其三人沿着卫生间的被打开的通道,先陈飞,后阿贵最后陈虹一个一个地丢进地下室,如果再用水泥把这个洞口堵上,便可做的天衣无缝,无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  
  萧和白衣黑脸的人相视哈哈大笑。这以至深夜,萧发现窗外突然出现了火光,他好奇地打开了窗户,一股红红的火从窗外串进屋内。原来窗外的一棵早已枯萎很久的大树,不知道为何冒起了熊熊大火。浓烟往屋里蔓延,白衣黑脸的人立刻跟萧说,把我的骨灰拿走。这是无名火,要是我的骨灰被大火吞没,我再也没有机会投胎了。
  
  萧见火势越来越大,已经点着了窗帘。抱着试试想法,从卫生间里拿起水桶就往火上浇去。这团火遇到了萧的水居然如碰到了油般,烧的更旺,化为一个人形。这个燃烧着人从火中走出来,披着黑乎乎的头发,一直到脚,白衣黑脸人见到这个似人非人的怪物,大叫:萧,就是它,我就是被它。。。。。。突然,白衣黑脸人如遭到了雷击般泄了气,白衣下面跳出来一只缺了一条腿的黑猫,一摇一摆的往壁炉里跑。刚钻了进去,就听到了炉壁里一生惨叫,那只黑猫浑身是火,从壁炉里跳了出来,直接扑到了萧的身上。萧手上的骨灰罐子立刻掉在了地上,骨灰溅起。壁炉里,爬出来一个、两个、三个.......曾经死在这栋楼里的女孩——有的拖着曾被折断的残肢,有的没有了头部,有的被挖掉了眼球。萧已经顾不得捡起地上的罐子,往门口退去,转身要开门发现门已经开不了,回头一看这些挪动的已经将他团团地围住........
  
  屋里惨叫连连,这时候,警车,消防车已经停在了屋外,忙碌的警员和消防员.......
  
  当阿贵醒来时,他发现自己躺在病房里。身边站着阿贵的妈妈。阿贵要起身下床,发现自己的脚特别的疼,原来他被萧扔到地下室的时候,摔伤了脚,只是那个死去的陈飞在死后仍然救了他,他的尸体接住了他和虹。
  
  阿贵看到虹不在身边,立刻问“妈,陈虹呢。”
  
  阿贵妈随口说了一句“走了。”
  
  阿贵从床下滚了下来,她去哪里,她死了吗?此时,病房的门开了,只见陈虹拿着阿贵的刚洗好的衣服走了进来。原来,阿贵妈说的“走了”是出去的意思。看到陈虹恢复了往日的朝气,阿贵顿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。陈虹跟阿贵妈说“妈,我出去给我哥打饭去。”说完红着脸,转身出去了。
  
  医院的病房里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享受这春日的暖阳。阿贵摸了摸自己的手,发现上面的戒子没有了。问陈虹是不是她给她拿下来,陈虹说自从我醒来看到你后就没看到戒子。阿贵妈也说奇怪了,好像你从地下室被救出来的时候,戒子就没有了。
  
  两周后,阿贵出了院。这家三口人风尘仆仆回到了哪个黄河边的小山村。大约1月之后,阿贵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信。信上这么写道:
  
  上次拜别后,我便带着戒子回到了日本。从我看到你戴起哪天,我便知道它就是我女儿。在这里,非常感谢你的母亲,一直能保管它。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这个戒子就在我住的宾馆的桌子上。我知道,她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,是该回到属于她的地方了。祝你们一家安好。
  
  (完)

上一篇:梦中惊魂   下一篇:煮肉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