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鬼怪故事>故事内容

烟囱里的鬼影

栏目:鬼怪故事 作者:草屋文章网 时间:2017-08-25 点击:

  阿贵亲自为虹扣上了每一个扣子,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。虽然,他们有两年未见,陈虹这次居然没有对一个陌生男人躲避。因为,她自从进入这个黑暗的地下魔窟后,已经放弃了生的希望。几乎成了那个黑衣人的发泄的工具。而她只能靠着自己的坚强忍辱负重地活了下来。她想如果有一天,那个折磨她的男人在她身上精疲力尽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地用嘴咬住他的喉咙,就算死去,也要和他功归于尽。但是,女人毕竟是弱小的,在这个地方,小陈已经度过了2年。常年得不到光照的她已经没有什么气力了。或许,阿贵如果没有出现的话,她也活不了多久。
  
  小陈躺在阿贵的怀里,因为很久没有说话。不知道怎么开口。阿贵明白了,便问“你怎么会在这里。”小陈支吾的说:“是局长的儿子,他叫萧,给我的水里下药,我就被关在这里,在这里只能看电视,但是我被他锁住了,没办法出去。过去尝试过求救,但是没有人答应。
  
  阿贵想这离地面至少十米,即便是你喊破喉咙也没有人听见。
  
  “几乎每天他都要来一次,来就要羞辱我,”小陈说不下去,“有时候,他生气的时候,还会骂我打我,他说要不是我害死他父亲,他也不会现在这样。在这里,我不知道黑夜与白天,更不知道我的父母现在是什么样子。他们还好吗?有时候梦里能看到他们,我有时候会唱他们教我的儿歌,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。”
  
  阿贵一下子就听明白了,“你说的局长是不是和你们一起到我们村,后来死掉的那个。而那个萧,就应该是这个房子的主人。”
  
  小陈点了点头,“我回来后,局长的儿子就找到了我,他认为是我害死他的父亲。后来,我爸也被他告发了,判了刑。至于我,他一直怀恨在心,把我关在这里。”小陈说到这里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  
  原来小陈的失踪,就是这个房东——萧使出了恶毒的手段,强行绑架了小陈在这地下室里,那么那个经常在烟囱里爬行的鬼影,应该便是萧无疑。至于,所有在这个楼里死去的女子,到底萧是出于目的,只有萧本人才会知道。
  
  想到如何救小陈出去,阿贵刚刚紧张、兴奋的心情立刻又冷静了下来。他仔细看了看小陈手上连锁。这是纯铁制的,锁因为长久未开,锁口已经锈迹斑斑。要是用撬锁的方法,也许会费更多的经历和时间。不知道,萧还会不会再来到这里。阿贵问小陈,萧一般什么时候会回来。
  
  小陈说每天来一次,今天来过,应该就不会再来。
  
  阿贵如果现在打开锁具,然后抱着小陈出去,未必能成功。因为肯定要发出很大的响声,那个鬼影还会出现的。他自己的力量来救小陈似乎太单薄了,所以阿贵在小陈的耳边轻声的说,“你在这里已经呆了2年,所以你如果相信我,就再多待几天,我去想办法救你出去。”小陈点了点头,“我相信你。只要能出去,我都听你的。”虽然声音如丝般的温柔细小,但是阿贵听听的字字清楚。面前的这位女孩已经将全部托付与他,无论小陈身上发生什么,阿贵并不嫌弃。这都是被人所害,只要能将小陈救出去,他会郑重其事地跪在地上向她求婚。只要能在一起,他会和小陈找个无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好好活下去。
  
  阿贵离开了地下的黑屋,锁好了铁锁,顺着管道爬了上去。到了一层的管道口时,阿贵看到留在管道口的泥土,应该是萧来过这里留下的。阿贵想既然来了就一不做二不休,到萧的房间看看。阿贵盘算着,房东萧的住所,一格一格的爬着。终于爬到了,应该就是那里。因为,阿贵从这烟囱里听到了萧咳嗽的声音。阿贵看了看手表,是下午5点多钟,此时还没有到夜里。萧很可能还会进入这个管道。他本想从烟囱里面下去,但是一想,如果我敌不过萧,那么小陈将永远会囚禁在这地下密室里。阿贵又退了回来。一边轻手轻脚地退着,一边看着前方萧的烟囱口,生怕此时萧又爬上来。终于阿贵退到了连接整个楼层的通道,顺着通道,他又到了三楼,并找到了他的屋子。阿贵在屋子里换掉了身上的衣服,把衣服藏在柜子的后面,然后洗去脸上和头上的黑黑的炭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当阿贵走出屋子的时候到了楼梯口时,他看到了对着楼梯的这个屋子里新搬进来一对情侣,男孩正在往屋子里搬家具,女孩漂亮动人,一边帮忙一边唱着歌。
  
  阿贵本想上跟他们讲什么,但是阿贵身后出现了个人,拍了阿贵的肩膀。阿贵不禁吓了一跳。
  
  “你也在这里啊。”
  
  听到这话,阿贵立刻知道是萧。
  
  “是的大哥,我过来收拾下,准备过几天就走了。”为了不打草惊蛇,阿贵敷衍了房东萧一句,道了声别,便转身下了楼。
  
  萧这时看着阿贵离去,掉头和新搬进来的这对小情侣聊起了家常,聊着聊着突然想起来什么,他想起阿贵离去时,鞋子上有些黑黑的炭迹,眉头不禁微微皱起。
  
  阿贵先找到了陈飞和阿贵妈妈。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,他们二人在这里等他急的冒火。白天去过他的住所,也没有看到他。阿贵回来后,心中的石头才落地。阿贵将他在通道及地下室的事情讲给了他们听。陈飞大惊失色,原来一切都是由房东来操控的,怪不得我们去找他的时候,他的脸色一直很怪。陈飞问阿贵要不要先报警,阿贵说暂时不要打草惊蛇。防止对小陈姑娘有性命伤害。阿贵回头又对他妈讲,如果我和阿贵今天晚上回不来。你就去报警。阿贵妈就这么个儿子,心里特别的担心,她说要不先报警吧。
  
  阿贵抱着妈妈的肩膀说,“不会有事的。只要我们不回来,你在报警。”再说我和陈飞两个人,还敌不过他吗?
  
  再次踏入这栋楼已经是半夜,这时候,人几乎都已经入睡。阿贵二人准备乘着这个机会将小陈姑娘救出来。他们换上衣服,两人一前一后地从三楼爬到一楼,又进入到地下室。阿贵让陈飞蹲在地下室门口的布帘后面放风。他给陈虹开锁。
  
  陈虹在地下室中一直在等阿贵到来,看到阿贵又带了人过来,心中不禁喜悦。阿贵屏住呼吸,用随身工具,开锁的过程中,小陈看着阿贵头上流出了汗,但神色并不紧张。阿贵把一根锡纸条插入锁孔,然后将锡箔纸轻卡在一把钥匙模型上,再插入锁芯,慢慢转动。不断尝试。终于打开了一把,两把,三把,到了最后脚上那把锁的时候,陈飞突然进来了,跟阿贵说,有人来了。
  
  阿贵说:“一不做二不休,我们躲在门外面,只要他开锁我们就上去擒住他。
  
  不久,那个声音就来到了他们身前,阿贵和陈飞一直等着那人开锁。一分钟,两分钟------十分钟过去了还是没有听到任何动静。难道那个人就在门口吗?阿贵和陈飞着急了。但是也不敢轻易跑出去。此时,屋内听到了小陈的声嘶竭力的叫声。阿贵和小陈立刻从布帘后面冲出。眼前情景让阿贵面容失色,门锁是完好的。而屋内听到了嘈杂之声,东西落地之声。平时开锁只用了1分钟的阿贵,这次手抖着用了更久的时间。
  
  二人进屋后,直接冲了进去。屋内灯大亮着,只见着小陈在地上摇摇晃晃,像似在跳着什么舞蹈。见到他们二人,没有任何表情,傻傻地笑着,身上穿着薄薄如丝的睡衣,阿贵觉察到地板上有些脚印,而小陈她的胸口还有臀部都有浅浅的手印,眨眼功夫就脚印和手印都消失了。阿贵给她披上衣服。小陈的嘴里仍然在念叨着别人听不到的碎语。
  
  此时,陈飞在屋内仔细检查了一遍,居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影踪。难道小陈刚刚是她自己突然神智不清了,那么刚刚外面的哪个脚步声难道没有进屋吗?
  
  果然猜的没有错,刚刚在那个脚步声确实是萧发出的。萧看到阿贵鞋上的乌黑的炭迹后,便知道阿贵肯定进过烟囱的管道。只是不清楚是不是已经发现了地下室的秘密,当他刚进入烟囱的时候,就发现陈飞在阿贵的后面,缓缓地通过一楼。往地下室走去。于是,萧也跟了上去。只是到了地下室时,他停住了。一直没有进去。
  
  二者在对立的情况下,最后是阿贵这边因为陈虹的缘故首先露出了行踪。萧站在地下室的门口,哈哈,冷笑两声。立刻把门关上,阿贵,陈飞,陈虹这三人便锁在了这地下十米的黑屋里。即便是萧不切断水电,只需等十天半个月再下来。就可以帮这三人收尸了。阿贵和陈飞使出全身的力气,用力撞门,但是仍然无济于事。门口早已被萧用重物挡上了。
  
  “萧,你这个混蛋。赶紧开门,我们公平的较量一下。”阿贵怒不可遏。
  
  “就凭你这毛头小子跟我较量,跟你说,你们就在这地下好好享受无人的恐怖吧。这里只有我知道。”
  
  阿贵知道情况非常的不妙。为了缓解这种紧张,他问到:“既然你已经得手,那么我死之前,可不可以把该问的话问清楚?”
  
  萧冷冷的说,“好,死也要让你死个明白。”
  
  “那你说吧,这些人是不是你杀的。还有,小陈刚刚为什么会疯。”
  
  萧停了半晌,“我可以直白的告诉你,过去在我们这里死掉和疯掉的女子确实是我所为,你知道我在她们的屋内都藏了监控。待她们睡去的时候,我将迷香扔进屋里。讲她们迷倒,然后她们就是我的人了。”
  
  阿贵问:”那你为何害死她们?你也得手了,她们也不知道是谁。你为什么还要下毒手。”
  
  “因为,药力不够,她们醒了过来。其中一个居然还口口声声说要报警,你说我能让她报警吗?哪个疯掉的就是住在你屋子里那个,是因为根本没有晕倒,看到我那身全部头发的样子吓晕过去了。我看她疯疯癫癫已无人形,出于好心,我还联系了她的父母。反正,警察是不会相信一个疯子说的话的。”
  
  阿贵明白了大半,“那我再问你,为何将陈虹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。”
  
  萧立刻大怒。“这个贱人,不仅害死了我爸,而且居然在我面前装着无辜,说是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,我听人说哪天只有她和我爸去的山上。不过我还是很爱她的,你看我结婚后,因为爱上小虹,便和老婆离婚了。你问问小虹,我给她什么条件。这屋里面的东西哪个不是我精心挑选回来的。除了不让她上去,我什么都提供她了。只是今天被你们发现这个秘密,那我只能让你们永远在这里了。”
  
  陈飞在后面大叫“那你为什么要杀我的女友,她跟你无冤无仇。即便你想碰她,也不能杀了她呀!”
  
  “什么?你说我杀你女友的?”萧很无辜的说,“你女友我见面没超过三次,她不是我喜欢的人。我还以为是你谋财害命的。你这小子,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的角。经常混吃酒吧的,打打杀杀的事情你也没少做多少。这女的跟你在一起,早晚会死。”
  
  萧这一番话,一下子就把陈飞给压了下去。不过还是阿贵沉着,“这么说,她的女友的死与你无关了?”
  
  “绝对没有任何关系,”萧的口气很坚定。“好了,该说的我都讲完了,你们就在这下面好好度过人生的最后几天吧。我不会停水停电的,那样非常不人道。让你们三人做黄泉路上的野鸳鸯吧!哈哈————”
  
  说完这些,萧便离开了。顺着管道,萧回到了他一楼的屋子。
  
  这时候以至凌晨的三四点。萧全身轻松。在浴室里面冲了个澡,然后翻开他的保险柜,拿出一个相册,欣赏着他这些年所拍下的照片。这些照片都是他给那些熟睡的女子拍的,基本都是裸照,很多都是被辱时候的照片。萧的脸上居然没有一丝的罪恶感,反倒看的津津有味。
  
  这时候,萧的手机滴一声响。萧看了下是条短信。未知号码。有可能是广告。萧准备打开后删除。
  
  当他看到这条短信时,他先看了看屋内,然后又检查了窗户。最后又去卫生间厨房看了一遍,居然什么都没有。短信的内容是这么写的:
  
  提醒你别回头看,你知道我已经在这里两年了。你做的什么,我心里比谁都清楚。对了忘记跟你说了,你的爹怎么死的我也清楚。我不就是你一直找的那个人吗?呵呵,也不能说是人吧,你说我是什么呢?
  
  萧不时回头看着,屋里什么都没有。手机短信回复过去,总是显示发送不成功。刚在地下室的时候,萧仔细看过四周,除了他们三人并无第三个人。再说这人说跟我父亲死有关,难道不是陈虹害死我父亲的吗,是我错怪了她?
  
  萧这一夜注定无眠。
  
  地下室里,陈飞唉声叹气。陈虹还是那么傻傻地看着阿贵。阿贵并没气馁,他仔细地查看这个地下室,看还会有什么转机。毕竟是技术工人。他只要看屋内的管网设计,就知道哪里有空洞,哪里会有破绽。看得出,这个萧过去也做过工程,在这十米的地下,他居然能掩人耳目,自己弄出这么个天地。
  
  白天,萧一直没有从这楼里出去,他在沉思到底是谁发的信息。这层楼有24个房间,每层有8个屋子。住进来的最久的才1年,不可能有人知道他地下室的秘密。他白天每个屋子都路过,没有人的,他用备用钥匙查看了下。有人的用耳朵听了听。倒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  
  又至晚上,晚饭时间。萧出去吃了点面,平时喝酒的他,今天只抽烟了。待他吃完往回走的时候,看到一楼的屋子里,有个人在里面,走来走去。窗子被树枝丫遮挡,所以看不清楚。萧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子下。蹲下的身体慢慢往上看去,里面确实有个人,只看到背影,这是个穿着白色大褂的人,胸口到头部模模糊糊地几乎看不到,身形微胖,像似在翻些什么?
  
  萧愤怒了。本来心情就不悦。居然屋里出现了小偷,这人一定还是个惯偷。因为萧感觉每次回来后,家里的东西感觉有些被动过了。但是屋子的锁门窗都是好好的。萧,立刻拿起电话报了警。然后自己蹲在屋门外,手上拿着铁棍等候公安的到来。
  
  大约就十分钟的光景,110警车便赶到了。这次出警与上次一样人,所以比较熟悉这里的地形。待他们问清了情况后,三个公安干警2个守门,一个用脚踹开门。两边的干警立刻进屋,这时,屋里掉下来一件白色的大褂,一只乌黑发亮的东西往屋里的壁炉冲去。警察立刻开枪,连发了三枪。只听到哇一声惨叫。壁炉的烟囱一片混乱,掉下来很多土渣,炭渣。
  
  萧可能是神经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推开警察。一下子钻进了壁炉里去,直接在往上的烟囱里挂着一个血淋淋的东西,萧把那东西拿了下来,在灯管下照着,这是一条全是黑毛的腿,照情况看是一只黑猫的腿。
  
  警察们也吓了一跳,最后看到此情景顿时哈哈大笑。这次出警到此也就结束,倒也没有怪罪房东,因为确实把他们也吓到了,做了笔录之后。警车也离开了。
  
  猫俗称为猫妖、猫股。据说猫有九条命,当猫养到9年后它就会长出一条尾巴,每9年长一条,一直会长9条,当有了9条的,猫又过了9年就会化成人形,这时猫才是真正有了9条命,在中国也叫九命猫妖。是相当具有灵气的邪妖,也是在民间被认为最接近与现实的妖怪。古代行巫术者畜养的猫。谓有鬼物附着其身,可以咒语驱使害人。这只猫必然就是有鬼附其身,再现人形。看这断掉的毛腿,萧居然开心起来。这猫也就是半死不活,腿都没了,如果没有及时救治,估计连命都会送掉。那么那个害我的鬼没了现行,肯定会拿我无可奈何了。
  
  萧仔细看了下,他的保险柜是半掩着的,是他过去凌辱过的女人的照片被胡乱地塞了进去。幸亏警察没有发现,否则整个事情都会暴露了。萧吁了一口气,当然令萧不解的是,这只猫居然会看他拍的照片,真是做鬼也风流啊。
  
  此时,萧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的名字。他不禁冒出冷汗,回头一看,居然什么都没有。但是他还是能听到叫他的声音,这个声音在哪里呢。萧的身后是个柜子,柜子上面摆在他们家的相片。哪个胖男人的相片放在正中央,柜子里面——那是他爹死后的骨灰。俗话说,人死要入土为安。萧这两年一直将父亲的骨灰放在柜台上供奉着,待找到风水适合的地方,再将其下葬。至于,萧的母亲,萧记得他记事的时候,就和他父亲不和离婚了,撇下了年幼的萧。于是父子二人相依为命地活,这是为何萧对父亲感情那么深厚的缘故。当然,同样遗传了父亲好色的基因。
  
  萧有点慌张,这声音很奇怪。似乎从空中,从地里传出来。
  
  “萧,萧。我是你爸。”
  
  这次终于听的清楚了。萧特别高兴,“爸,你在柜子里啊。”
  
  “对的,我的魂还没走,所以我看你不在就翻翻咱们爷俩的东西了。”
  
  萧觉得这并不可怕,所以便和父亲对话起来。
  
  “那么,你死后,经常出现的影子是不是你的。还有,刚死掉的哪个女的也是不是你做的。”
  
  “没错,儿子,都是我做的啊。咱们父子爱好还是很一样的。”
  
  “爸,我想问你啊,昨天有没有发信息给我。短信上说,你在我后面,这两年都看到我做的事情。”
  
  柜子里沉默了,过了会回答到“没有,你说的我一点都不清楚。我一直都在这个楼里飘荡,从没发现其它的东西出现过。”

上一篇:梦中惊魂   下一篇:煮肉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