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爱情故事>故事内容

带着灵魂去流浪的三毛

栏目:爱情故事 作者:xiaocao 时间:2013-08-29 点击:

题记:
  如果山是一堵墙/海也要来阻挡/我仍然愿意/跨越沙漠/追逐夕阳/带着我的灵魂/去流浪

“自由得像空气一般的去写我真挚的心灵”           初遇三毛是在怎样的年纪,现在已经全无印象了,只记得这个写出那些撼动人心文字的女人,有着一双幽深明亮的眼眸,一头不羁的蓬松卷发。
  很少有人能将那样的头发留得那么好看,似乎不需要打理,只因为它们在她身上,故而飞扬。也很少有人在写出那样深刻的文字,经历了人世沧桑之后,还能拥有那样纯净清澈如黑潭般深不见底的眼睛。
 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这是个特别的女人,毕竟,前往非洲、生活在撒哈拉对大多数人来说,仅仅只是神话,梦想中的神话。她却做到了,完成了别人所不敢企及的心愿。人们喜欢她,大抵也因为她的勇敢,还有那份执著。不论有没有爱情的陪伴,她都是无法被忽略的。
  “我也喜欢把快乐当成一种传染病,每天将它感染给我所接触的社会和人群。”
  童年的三毛,有段阴郁的过去,世人认为这是她敏感且伤感的根源。而我却在想,她不可否认是敏感的,不只是她,所有作家都一样,敏感的人,才能用心倾听世界的声音。年少时的叛逆、阵痛与惶惑是每个人蜕变的过程,然而忧伤却无法成为她生命的主色调。
  在短短的四十八个年头里,很长一段时间,她都用尽了全部力气在快乐的生活着。她用她的文字解读着生活中每个简单的细节,睿智里带着坚忍。即使生活再不如意,她仍然诉说着她的幸福和快乐。她说她的生活如同白开水一般平淡如常。世人眼中的惊世骇俗,在她看来也“只道是寻常”。是呵,我忠于我灵魂所向往的生活,于是我的寻常便成了你们眼中的渴望。努力生活着的人,总有被爱的理由。
“埋下去的,是你,也是我。走了的,是我们。”
  喜欢三毛,喜欢她在撒哈拉阳光下灿烂的笑靥,即使不够美丽却有一种洒脱轻易将一颗颗放不开的心灼伤。毕竟,懂得手握幸福并传达的人,已经越来越少。有人说,荷西是她臆想中的恋人,杜撰的爱情。但,这些又有什么好考究的?幻想是一种快乐的天分,你们没能力带给我的幸福,我让自己拥有了。所以,即便你们猜测,对与错,痴与狂,都无法断定我的幸福。如果我说我快乐,纵然只是活在我的世界又何妨,至少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敢于面对我的灵魂。我爱得绝对,不论是现实或幻象。  
  “我明显最深的爱的时候,也好似恰巧都是一次又一次的背影。”
  许多人记得了荷西,却忘了王骆宾,那个同样具有传奇色彩的西部歌王。只是,他们相遇时,却是隔着三十年的距离。曾经看过许多关于猜测他们是否相恋过的文章,我想我宁愿相信他们真爱过。也许不够深刻,也来不及述说,但是,心与心之间的感动,不是时间可以磨灭的。假如时间能够相互等待与追赶,他和她,未必不会是世人眼中艳羡的才子佳人。王骆宾与荷西是不可比较的,对于三毛,他们同样真实。
  “你曾在橄榄树下等待再等待
   我却在遥远的地方徘徊再徘徊
   人生本是一场迷藏的梦
   请莫对我责怪
   为把遗憾续回来
   我也去等待
   每当月圆时
   对着那橄榄树独自膜拜
   你永远不再来
   我永远在等待
   等待等待
   等待等待
   越等待,我心中越爱!”
——《等待》
  这是王骆宾写给已故三毛的诗文,若非有情,若非动心,又怎能将满腔爱恋化作相思雨,漫漫落天际。
 
  “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”
  三毛的死是突然的,不论自杀与否,这都是个完美的结束。行笔至此,或许有人要责怪我的决绝与不惋惜,然而,我仍坚持,这对她对世人,都是最好的结局。就像樱花在盛放时凋零与残荷的满塘萧瑟,各有各绝艳的美。三毛是适合平淡的人,却不适合平庸,若是在死亡与平庸之间择其一作为她的命运,我想不论是人定或天定,她都会选择前者。
  她一直以自己的方式在行走,热闹的生命,孤独的灵魂。她是天生的流浪者,停下了便是死亡。三毛是真实存在于生活中的女子,她的绝望、不羁、快乐和敏感都在诉说着我们每个人灵魂深处的震荡,她是我们灵魂中不敢面对的对自由的向往,于是她注定比我们多了一份淡定,也多了一份从容。
  如果死亡是早已看破的红尘旧事,早一步和晚一步,又有谁会去计较。

上一篇:依旧难了   下一篇:谁给了谁的彼岸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