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草屋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>故事>感人故事>故事内容

长嫂为母

栏目:感人故事 作者:℉誑妄小子 时间:2010-09-13 点击:

嫂子嫁到我家时,我还在读高中。因为我是住校,很少回家,即使偶尔回家一次,也没有同嫂子有较多的接触,更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流。街坊邻里都说嫂子聪明能干,为人宽厚善良,说我大哥娶了一个贤惠漂亮的好媳妇。

  我却不以为然,因为在娶嫂子的时候,我亲眼见到她娘家为难我家的情景。大哥与嫂子结婚前一个月,嫂子的父亲非要大哥交去5000元彩礼不可,我家里本来就穷,父亲去世得早,母亲艰难地维持这个家,为大哥和我读书已殚精竭虑,家里根本就挤不出多少油水来。为凑足那笔钱,母亲低三下四地四处求借,遭人白眼,好不容易才凑到3000元,对方不依,放出话若交不出钱,这个婚就结不成。母亲急得病倒,不得不将她出嫁时她母亲给她的一只传了几代人的金手镯当出去,才娶进了这个媳妇。为此,我对嫂子心存芥蒂,认为她视财如命,贪得无厌。

  在家乡农村,彩礼被看作姑娘的身价,从旧时沿袭到现在,越抬越高。尽管哥嫂是中学同学,又带有自由恋爱的成分,也未能摆脱这个丑陋的世俗。彩礼一般是女方用于置办嫁妆,可是嫂子嫁到我家,却没有值钱的嫁妆,只有几床廉价的棉被。

  嫂子到我家后,倒是很勤快,里里外外都由她一手料理,而且跟母亲相处融洽。我每次回家,她都主动接近我,探问我学习和学校生活上的问题,而我总是爱理不理的,没有什么话跟她说。想起母亲为了娶她进门忍辱负重、焦心成疾的样子,我就从心底里反感她。但嫂子似乎并不与我计较,总是和颜悦色地问这问那,末了还给我一些钱,嘱咐我注意身体,保证营养。

  暑假回家,听说家里买了一辆农用车,大哥和嫂子跑起了运输。我很疑惑,家里哪来的钱买车?我问母亲,母亲说:“你只管读书好了,家里的事就别瞎操心。”我问大哥,大哥说:“借钱买的,你嫂子会开车,我就托人到信用社贷了几万元给她买了一辆,不行吗?”

  买车没有什么不好的,我只是觉得母亲和大哥太迁就嫂子了,她想怎样玩就怎样玩,要是玩亏了,我们家不是雪上加霜吗?而且,老账未还完,又添新账,大哥这一辈子够受的了。

  母亲有风湿病,身体越来越差,哥嫂成天外出,家务活都由母亲做,我心里很是不平。但看见嫂子晚上回家又是给母亲拿药,又是做热敷,对母亲关照得十分周到,婆媳俩睡觉前还要叽叽呱呱唠一会儿家常,我就无可指责了。我又怀疑嫂子对母亲这般殷勤,一定有什么目的,她是一个有心计的人,是不是还想从母亲身上再弄出一只金手镯金簪子什么的来?或许想骗取母亲的信任,早日夺取母亲的权力,独自当家。

  其实,家里的大事小事早就是嫂子掌管了,开学时我找母亲拿钱,母亲推给嫂子,说:“家里的钱都在嫂子那里,她会给你的。”我上高三用的钱多,嫂子会按时足额地给我送到学校,而且还买来新衣新鞋和营养滋补品,鼓励我好好复习,学有成就。

  我考上大学的那年暑假,嫂子驾车出了事。车不仅撞伤了人,还翻到坡下,大哥和嫂子都受了伤,车辆和货物都报了废。医疗费、赔偿费和各种损失费要承担10多万元。母亲为此急倒在床,我们家陷入绝境。

  在我欲哭无泪,一筹莫展时,嫂子的娘家人来了。嫂子她爸忙前忙后,独自出面解决事故的善后事宜,他安排好这一切后找到我,说:“目前有两件事最重要,一是为你哥嫂治伤母亲治病,二是你上大学。钱我会想办法的,你不用考虑。”置身如此境地,我决意不上大学了,自己挣钱来承担这一切,我心里认为嫂子爸是虚情假意。

  临近上学,嫂子可以依靠拐杖下床站立了。她把我叫到病房商量上大学的事,我没好气地说:“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还商量什么,我不读书了。”嫂子惊讶地看着我,眼里溢出泪花,温和地说:“好妹妹,我知道你很难过,天灾人祸是由不得人的,但不管怎样,嫂子一定保证你上大学。我已经跟我爸说好了,你上大学的钱他已经给你准备好了。”我执意不再上学,狠狠地说:“我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施舍。”嫂子又气又急又委屈,她含着泪,几乎是哭着说:“就算嫂子有错,你也该上大学,我求你了。”一直没发言的大哥这时一瘸一瘸地走过来,“啪”地给我脸上一巴掌,吼道:“真是恨铁不成钢,好心没好报!”

  我回到家想了一夜,越来越觉得从小疼爱我的大哥结了婚就变了,现在偏向嫂子了。我决定外出打工,不读书也不能呆在家里受他们的气。当我收拾好行李要出门时,母亲抓过一瓶农药拧开盖子,说:“要是你不上这个学,我今天就死给你看。”我夺过母亲的农药瓶扔掉,母女俩抱在一起哭了起来。

  在母亲的逼迫下,我怀揣嫂子给我的8000元钱走进了大学校门。哥嫂为了不增添家里的债务,在我走之后就提前出了院。虽然保险公司理赔了相应的损失,家里还是负了一大笔债。然而,嫂子每月仍是如期给我寄来生活费,大哥和嫂子康复后,又做起了蔬菜生意。我知道这个买卖很辛苦,收入也微薄,为了还债和供我读书,他俩早出晚归,勤俭节约,苦干苦熬,我用的钱都是哥嫂的血汗钱。一年后,嫂子来信说,她和大哥不再做蔬菜买卖了,已在镇上开了铺面,搞上了汽车维修和配件经营 。

  在我上大学的第二年,母亲病逝。母亲知道自己不行了,叫嫂子通知我回来,她说有话要跟我说。我火速赶回家守了母亲两天两夜,母亲在临终前一天神志清醒地告诉我:“孩子,妈知道你对嫂子一直有些误会,其实啊,她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好媳妇,好嫂子。你不知道,那5000元彩礼,她爸既没有拿去办陪嫁,也没有留给自己,而是暗地里交给了你嫂子,嫂子又悄悄地还给了我,说要留给家里最困难的时候用。那次出车祸,家里到了紧要关头,我要拿出那笔钱给你做学费,你嫂子不许动钱,求她爸给你筹钱救了急,她说那笔钱要留给你办嫁妆。家里出了这么多事,屡经难关,你嫂子还把钱给你留着。”母亲叫我从她的枕头下取出一个布包,她艰难地打开,从里面拿出一张折皱的存单,颤抖着递到我手中。我悲愧交加,抱住母亲大声痛哭。

  母亲还断断续续地告诉我,那辆车是嫂子她爸心疼女儿,背着嫂子的哥嫂悄悄地给她买的陪嫁,这件事一直没有几个人知道,怕暴露给她娘家的哥嫂后,她嫂子耍泼闹事。还有家里的欠债、我的学费及后来开修配门市,都是嫂子的父亲倾囊资助的。母亲将这些事说给我后,如释重负,然后对我留下她最后的叮嘱:“妈去后,嫂子就是你妈,我把你交给她,妈就放心得下了。你要好好对待嫂子,她是你的大恩人……”

  人在大树的庇护下,是不知天高地厚的,只有经历磨难,沐浴风雨,才知世事沧桑,情为何物。我在嫂子这棵大树下活了这么多年,还浑然不觉这棵树为我遮挡了多少风霜雨雪。我不知恩情,反而还嫌弃这棵树丑,碍眼。我为我的无知和自私羞愧得无地自容。而我亲亲的嫂子,她丝毫不会与无知的小妹计较什么,她像一只春蚕,默默地劳作、奉献,肩扛起一个母亲对儿女那样的慈爱与责任,供我完成学习,为我奔波职业,操劳婚姻大事,教我如何做人,教我如何工作和生活。

  待到我该出嫁的时候,嫂子的眼角已布上了鱼尾纹。几年来,嫂子卧薪尝胆,苦心经营,把我们家操持得红红火火,家业富实。她已为这个家操心忙碌得清瘦而憔悴。她不仅亲手给我置办了丰厚的嫁妆,还在城里为我买了宽敞的新房,却不花我一分钱。我结婚的前夜,嫂子来到我的房里,慎重地交给我一个红绸包,我小心地打开,一只古色古香的金手镯跃然眼前!我一眼就认出那是母亲的那只镯子。嫂子含笑说:“妈将它当出去不几天,我就去赎了回来,妈说要等到今天才能交给你。这只手镯是传家饰物,传女不传媳,你要好好珍藏。”触物生情,我的眼泪模糊了双眼,眼前的金镯子一会儿幻化成母亲的面容,一会幻化成嫂子的面容,都是那般慈祥、亲和、善良。我手捧镯子,跪倒在地,从心腔里迸出一声久违的呼唤:“妈——”便泣不成声了。

 

上一篇:偏爱我的老师   下一篇:父亲印象
  • 更多推荐文章…
  • 草屋,总有一篇文章或故事让你感动~~
  • 你可能喜欢的故事
    故事阅读榜
    草屋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7-2017 www.caowu.cn All Rights Reserved